吴彤:在数字化的将来十年,你可能不会更快乐
本文摘要:2021年,她将消失在新年音乐会的欢呼声中,消失在美酒的敬酒声中,消失在新年致词的体贴中。

2021年,她将消失在新年音乐会的欢呼声中,消失在美酒的敬酒声中,消失在新年致词的体贴中。每一个人都了解她要离开,但她不可以留下来,就像目前的后工业年代一样。大家不只要在明天开会,还要在明年开会,更要紧的是,在21世纪的第三个十年。假如大家给这十年贴上标签,它无疑将是数字化的。数字化的十年无人类的意愿。但冷漠的现实是,在将来十年的数字化进程中,你可能不会更快乐。

正如美团CEO王兴所言,“2021年是过去10年中最困难的一年”。人口红利和资本红利正在枯竭。全球经济已进入瓶颈期。创业的“黄金十年”已经结束。第一代科技大亨纷纷离开世界。中国的商业模式已经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些股份制经济年代,只有采取“筑墙高、广积粮、慢为王”的策略,企业才能在逆境中更好地存活。值得注意的是,2021年BTC年收益率为107%,而中国引以为傲多年的房产却成为负收益资产。这标志着数字经济(位年代)与工业经济交替的全方位开启,将来这一趋势将愈加明显。

任何转和更替都是在大背景下开始的。工业经济向数字经济的全方位转,不是打造在丰富的资源基础上,而是打造在多重市场清理的下行循环基础上。在下行周期中,大家需要经历双重痛苦和不适。有时,我真的非常怀念上世纪90年代工业经济的黄金年代,只有局部清理,没系统清理。清算能力不止是一个市场的核心竞争优势,也是每一个人的核心竞争优势。昨晚,我喝了不少朱家明的红酒,11点前就睡着了。我也错过了从2021年到2021年的大跃进。然而,当所有人都睡着后,我非常快醒来,完成了包括本文在内的一系列工作。我证明了迅速清理能力的重要程度。当然,有时不少清理都随着着血泪。

2021年,大家看到不少传统企业由于不可以适应年代而破产,大家也看到不少数字经济企业由于经营不善、技术瓶颈、筹资障碍等缘由成为数字经济年代的烈士。每一个企业的背后都是家族。高于平均水平的企业破产率增加了社会的不幸福感。同样,数字红利在非常长一段时间内也不会被所有人推荐。没数字思维、不学会数字技术的人,更容易感到被年代抛弃,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将进一步拉大。数字技术将为他学会“智能大脑”提供一种管理工具,而数字技术将更多地取代没数字创意能力的“非智能大脑”。怎么样面对百年未有些巨变,既是企业需要面对的问题,也是每一个人都要考虑的生活选择。但毫无疑问,这个过程会随着着大多数人的深深焦虑。

这不是危言耸听,而是一个正在发生的历史演变。不可以学会数字经济必须具备能力的60后、70后正在加速退出社会主导力量,而不可以学会数字经济必须具备能力的60后、70后则在人均推荐更大的社会主导蛋糕。与此同时,更接近数字技术、数字观念、数字思维的八零后、九零后蓬勃进步,一些出色人才正在获得社会支配地位。这种代际交替和代际交替是大家日常天天都在上演的故事。但,这部分数字年代的领导人真的开心吗?他们需要考虑数字经济走向何方,区块链、AI、云数据等数字技术能在多大程度上替代人,这是前人没办法借鉴的。在一个世纪没发生的巨大变化中,每个微观个体都会表现出紧张、尴尬和犹豫,无论他们是领导者、追随者还是那些仍然停留在工业年代的人。

尽管在下一个数字年代,你可能不会更快乐,但假如你不适应和拥抱,那只能更痛苦。在年代向大家抛出这一命题之后,解药就是减轻负担,积极融入生活。假如你着急或担忧,所有都会过去的。我祝愿大伙在2021年和2021-2030年的下一个十年生活得更好,幸福多一点。